余周周林杨番外造孩子

余周周林杨番外造孩子

QQ知识库QQ活动网2021-04-09 06:08:528300A+A-

番外很多的小说,最好是总裁文,有孩子的。

时光与你共缠绵 陆轻筠!!!!!超级好看 有孩子 而且番外都写到孩子那一辈了 有甜有虐 几乎霸总所有载体都包什么明星类的 虐完甜的 军队的 我太爱了!!!! 不过因为有点yellow 所以下架了 百度还是可以看的

大约是爱 深爱 那时纨绔 无爱承欢。。。。。。。

以往老婆买一送一 总裁的前妻 推荐的不多但绝对绝对都符合你的要求

余周周林杨番外造孩子

十年一品温如言 番外 这几天又把十年翻出来看了 发现多了几个番外 最后一个番外 讲的是言家小女言颂

男主的姓名变化:一开始叫林迟,是跟奶奶姓的;后来奶奶死了,回了俞家,叫俞迟;后来假死过后化名宋中元,最后儿子也取名姓宋了!!!!解释一下,阮宁喜欢的林林一直是俞迟!!!!

宋延是俞迟和阮宁(是小书生正在连载的另一部作品《同学录》的男女主)的孩子,至于为什么没跟俞迟姓,估计得等《同学录》完结了才知道了。。

俞迟假死后化名宋中元,跟阮宁结婚,所以孩子姓宋。

真的?我马上去看!!!!! 再看看别人怎么说的。

余周周林杨番外造孩子

求小说《宁非》的番外 苏宁的幸福生活。

应该是这个吧。。出书版多出来的番外   番外一 叶云清   叶云清是出了名的脏,据说苏希询曾从他卧室里搜出长了蘑菇还是木耳的衣物,据说如果将他目前使用的枕头翻过来,背面定是形态各异的各色菌块。别看他的眼神有时候会很犀利,他的举止有时候会很侠客,但是他骨子里的懒散和无所谓是能够遮蔽他一切优点的。   原本山寨众人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脏,当他身份暴露之后,众人终于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,原来是深宫长大的金枝玉叶。想来他自幼就有宫人照顾饮食起居,因而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等到自己决定独立生活,再没人照顾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情,于是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。   即便是叶云清的房间有着发霉圣地之称,作为屋主的叶云清也依旧我行我素,日子过得逍遥自在。可是最近他显然陷入了困惑迷茫的境地,生活里多出一个女人,苏希询的女人!   苏希询与他同住在竹楼里,有点洁癖,但是苏希询要管顾整个山寨的运作经营,没有很多时间来管教叶云清的内务,长久以来,干脆对叶云清的懒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反正他又不住进叶云清的屋子里。  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,苏希询娶了个女人,还是特厉害的那种。现在撂下话来,哪天再发现叶云清屋子里面又长出蘑菇木耳之类,就罚叶云清把全楼的被单清洗一遍,不洗干净不给饭吃。   想到这里,叶云清不禁缩了缩脖子,乖乖地在水潭边搓着曾经长过木耳的衣物。 一伙到山溪来沐浴的寨众远远看到他,就眉开眼笑地摆手招呼道:“哟,大当家,最近好勤奋啊,又洗衣服了?”山寨规矩,做私事时不必拘礼,处事务必公私分明。   看他们那一心要看热闹的小样,叶云清心生不忿,哗啦把衣服拧干甩进篮子里,“哼”了一声起身走了。   远远看见竹楼周围搭了架子,晾晒着麻黄的被单,清新的草药味道随风飘来。前些时间丁孝做了不少药草洗剂,给竹楼送了两桶过来。叶苏二人与宁非一起把所有被单床单都弄干净了一遍。   虽然挺麻烦的,但是现在看着随风轻轻飘摆的被单,叶云清心里舒服多了。。他侧身通过晾晒的被单,看到竹楼下面的药田旁,苏希沟蹲在药炉前扇火,炉子上搁着的却是一个汤锅,不知道在熬什么东西。宁非坐在竹椅上剥花生。两人谁都没有说话,但是不时地看看对方,好像默契自在心中一般。   叶云清站住脚,自觉好像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们。他挠挠头,暗叹一声,转身悄悄离开了。风里飘出了香喷喷的鸡汤味,叶云清变得挺开心,决定再去把篮子里的衣服洗一遍,等回来的时候,锅里的鸡汤就该上桌了。   自从宁非来了,伙食改善许多,虽然家务事从想做才做变成了必须得做,不过叶云清觉得,竹楼里还是有个女人比较好。   番外二 涂家茶铺   岳上京靠城西的地方,有一家茶铺。   茶铺的主人是、一对夫妻,当地人只知道他们是打外地来的,男的叫做老徐,女的唤做银娘。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   他们两个就是徐灿和银林公主。自从那一战以后,再没有脸面回淮安,流落天涯成为最好的归宿。   幸好靠着以前奢侈生活的基础,徐灿被熏陶出一身品茶泡茶的好本事来。他卖了护身匕首,换成几张桌椅,开设了露天的茶摊。   银林耐不住穷,要与他和离,想寻富贵人家再嫁。徐灿气得嘴角冒泡,冷笑着问她:“你已是残花败柳之身,却想傍富贵人家,也不想想他们看不看得.上你。”他心中寒冷,如今方知银林口口声声爱他,却不能耐住暂时的穷困。   后来生意越做越好,徐灿把露夭茶摊盘出去,改开了一个茶馆。银林也没有再说和离的事情,但感情上终是有了裂隙。   徐灿逐渐积攒了家底,买了宅院,雇了两名仆人粗妇,却始终没有孩子。周围邻居熟悉了他夫妇二人,有的跟他说,可以纳一门小的回来。   阳春三月,一抬轿子进了徐家小院。   妾室是个面相憨憨的女子,膀大腰圆,看上去很能生养。   有一日,徐灿本是与城东财主相约,要去谈一笔茶叶生意。临到半路想起打包给财主的礼物没带上,匆匆回自家小院,却看到银林正在折磨新妾。   他站在院门外,手足冰冷。许久以前就有的犹疑一瞬间都有了明确的答案,当年,银林也是这样逼走他的青梅竹马的吧。   但是他知道得太晚了。   一生沉浮奔波,皆是为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,真的值吗?   番外三 再定一亲   雁过山拔毛寨,又被邻国淮安国称为黑旗寨。因数年前的一场战役,奠定了它不可动摇的军事要塞的基础。自此后,雁过山大营就以一种特殊的形式,矗立在两国交界之处。   那里的男人们亦兵亦匪亦农,长久居住在山上洞里,原本是荒无人烟的地方,渐渐被打理出一番繁华景象来。原本没有女人愿意嫁上山——据称第一批上山的女人是被人连哄带骗弄上去的。现如今,越来越多的少女向往嫁上雁过山,据说那里的男人特有男儿气概,十足有担当。   这几年,陆陆续续有粉粉嫩嫩的小娃娃在山上诞生。初为人父母的夫妻们满是幸福的烦恼,笨手笨脚地开始学习如何给孩子们把屎把尿了。   苏希询的下一步计划,是从郡县里寻找年轻力壮的私塾老师,上山教孩子们念书识字。   不过他现在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自己的爱妻身上。   今年清明,他携宁非回到岳上京为自己的母亲扫墓,准备回山时发现宁非有了喜脉。   叶云清听说此事,忙修书让他们住进了自己的云王府,自己则留在山中处理事务。   四五个月的时候,孩子开始在宁非肚子里伸手伸脚做体操。苏希询爱上了和自己的孩子做游戏。   如果轻轻抚摸拍打宁非的肚子,小小的孩子会以为是父亲在和自己做游戏,就算原本安安静静地沉睡,也会很快醒来,动手动脚地与父亲拳来脚往。   这种游戏把宁非弄得哭笑不得,苏希询一下子像倒退了十几岁,天天一起床就搂着她央求要和孩子玩游戏。不过这倒是有一点好处,孩子白天玩够了,晚士累得一直睡觉,宁非从没有因胎动从梦里面惊醒过来。   秋去冬来,宁非如今已是八个多月的身孕。每脱下厚重的冬衣,就露出鼓鼓胀胀的腹部。苏希询每次见着都觉得心慌,生怕她一不小心把自己摔了,或者还有更玄幻的想法,这样发展下去,若是爆了该如何是好。   每到这时他都懊悔不已,为什么不做好防范措施?   宁非就笑话他,说他是患上了产前忧郁症,这本应是妇人病,现在宁非没大问题,倒轮到苏希询亲身示范了一遍。   进入腊月之后,叶云清也抛下新妻,从雁过山赶回来了。   他在皇宫内库搜刮了许多药物补品,之后便是欢天喜地地等着孩子出生。于是云王府内便出现一大奇观,要当父亲的人成天愁眉苦脸,不是父亲的人反倒欢天喜地,搞得好像正牌父亲给戴了绿帽子似的。   十月怀胎,终于到了瓜熟蒂落的时节。   苏希询陪在宁非身边,紧紧握着她的手,希望能给她熬过痛楚的力量,同时也给自己熬过痛楚的力量。   孩子出来得很顺利,但是仍耗去了母亲所有的精力,还没等给新生的孩子擦洗干净,宁非便昏昏地睡着了。   苏希询抱着孩子,在她身边坐了小半个时辰。他静静地看她的睡颜,给她拭干汗水,亲吻她的额发。突然觉得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堵在心里面,很想随便抓住哪个人也好,要给别人看一看他和她的孩子。   苏希询用小被子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孩子包得暖暖的,撇开一线房门,悄悄地走了出去。   更深夜重,叶云清还站在庭院里的银杏树下等待。   银杏叶早已落光,他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。   听到苏希询的脚步,他回过头来,笑道:“当年我把你带上山时,你还没长大,现在已经为人父了。”   苏希询说道:“我现在越来越能知道一件事情,天下之乐,莫过于与家人共度时光之乐。"   叶云清低头看着那个被埋在襁褓中的小小的还未舒展开的孩子,说道:“开春后,咱们就回山上吧。我来教你的孩子爬树打猎掏鸟窝,如果我的孩子是个女娃,就指下这门娃娃亲,如何?我倒要看看,将来是你家的孩子厉害,还是我家的孩子能当家。”   苏希询心满意足,再无他求,笑得眼睛里都雾蒙蒙的,点头道:“我不关心谁家的孩子比较厉害,你把你家的女儿让我们来养就好了,好好的孩子,可不能学成你这种邋遢样子。”   叶云清不服气,然而他的劣迹斑斑摆在眼前,根本无法反驳。

应该是这个吧。。出书版多出来的番外 番外一 叶云清 叶云清是出了名的脏,据说苏希询曾从他卧室里搜出长了蘑菇还是木耳的衣物,据说如果将他目前使用的枕头翻过来,背面定是形态各异的各色菌块。别看他的眼神有时候会很犀利,他的举止有时候会很侠客,但是他骨子里的懒散和无所谓是能够遮蔽他一切优点的。 原本山寨众人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脏,当他身份暴露之后,众人终于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,原来是深宫长大的金枝玉叶。想来他自幼就有宫人照顾饮食起居,因而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等到自己决定独立生活,再没人照顾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情,于是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。 即便是叶云清的房间有着发霉圣地之称,作为屋主的叶云清也依旧我行我素,日子过得逍遥自在。可是最近他显然陷入了困惑迷茫的境地,生活里多出一个女人,苏希询的女人! 苏希询与他同住在竹楼里,有点洁癖,但是苏希询要管顾整个山寨的运作经营,没有很多时间来管教叶云清的内务,长久以来,干脆对叶云清的懒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反正他又不住进叶云清的屋子里。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,苏希询娶了个女人,还是特厉害的那种。现在撂下话来,哪天再发现叶云清屋子里面又长出蘑菇木耳之类,就罚叶云清把全楼的被单清洗一遍,不洗干净不给饭吃。 想到这里,叶云清不禁缩了缩脖子,乖乖地在水潭边搓着曾经长过木耳的衣物。 一伙到山溪来沐浴的寨众远远看到他,就眉开眼笑地摆手招呼道:“哟,大当家,最近好勤奋啊,又洗衣服了?”山寨规矩,做私事时不必拘礼,处事务必公私分明。 看他们那一心要看热闹的小样,叶云清心生不忿,哗啦把衣服拧干甩进篮子里,“哼”了一声起身走了。 远远看见竹楼周围搭了架子,晾晒着麻黄的被单,清新的草药味道随风飘来。前些时间丁孝做了不少药草洗剂,给竹楼送了两桶过来。叶苏二人与宁非一起把所有被单床单都弄干净了一遍。 虽然挺麻烦的,但是现在看着随风轻轻飘摆的被单,叶云清心里舒服多了。。他侧身通过晾晒的被单,看到竹楼下面的药田旁,苏希沟蹲在药炉前扇火,炉子上搁着的却是一个汤锅,不知道在熬什么东西。宁非坐在竹椅上剥花生。两人谁都没有说话,但是不时地看看对方,好像默契自在心中一般。 叶云清站住脚,自觉好像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们。他挠挠头,暗叹一声,转身悄悄离开了。风里飘出了香喷喷的鸡汤味,叶云清变得挺开心,决定再去把篮子里的衣服洗一遍,等回来的时候,锅里的鸡汤就该上桌了。 自从宁非来了,伙食改善许多,虽然家务事从想做才做变成了必须得做,不过叶云清觉得,竹楼里还是有个女人比较好。 番外二 涂家茶铺 岳上京靠城西的地方,有一家茶铺。 茶铺的主人是、一对夫妻,当地人只知道他们是打外地来的,男的叫做老徐,女的唤做银娘。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 他们两个就是徐灿和银林公主。自从那一战以后,再没有脸面回淮安,流落天涯成为最好的归宿。 幸好靠着以前奢侈生活的基础,徐灿被熏陶出一身品茶泡茶的好本事来。他卖了护身匕首,换成几张桌椅,开设了露天的茶摊。 银林耐不住穷,要与他和离,想寻富贵人家再嫁。徐灿气得嘴角冒泡,冷笑着问她:“你已是残花败柳之身,却想傍富贵人家,也不想想他们看不看得.上你。”他心中寒冷,如今方知银林口口声声爱他,却不能耐住暂时的穷困。 后来生意越做越好,徐灿把露夭茶摊盘出去,改开了一个茶馆。银林也没有再说和离的事情,但感情上终是有了裂隙。 徐灿逐渐积攒了家底,买了宅院,雇了两名仆人粗妇,却始终没有孩子。周围邻居熟悉了他夫妇二人,有的跟他说,可以纳一门小的回来。 阳春三月,一抬轿子进了徐家小院。 妾室是个面相憨憨的女子,膀大腰圆,看上去很能生养。 有一日,徐灿本是与城东财主相约,要去谈一笔茶叶生意。临到半路想起打包给财主的礼物没带上,匆匆回自家小院,却看到银林正在折磨新妾。 他站在院门外,手足冰冷。许久以前就有的犹疑一瞬间都有了明确的答案,当年,银林也是这样逼走他的青梅竹马的吧。 但是他知道得太晚了。 一生沉浮奔波,皆是为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,真的值吗? 番外三 再定一亲 雁过山拔毛寨,又被邻国淮安国称为黑旗寨。因数年前的一场战役,奠定了它不可动摇的军事要塞的基础。自此后,雁过山大营就以一种特殊的形式,矗立在两国交界之处。 那里的男人们亦兵亦匪亦农,长久居住在山上洞里,原本是荒无人烟的地方,渐渐被打理出一番繁华景象来。原本没有女人愿意嫁上山——据称第一批上山的女人是被人连哄带骗弄上去的。现如今,越来越多的少女向往嫁上雁过山,据说那里的男人特有男儿气概,十足有担当。 这几年,陆陆续续有粉粉嫩嫩的小娃娃在山上诞生。初为人父母的夫妻们满是幸福的烦恼,笨手笨脚地开始学习如何给孩子们把屎把尿了。 苏希询的下一步计划,是从郡县里寻找年轻力壮的私塾老师,上山教孩子们念书识字。 不过他现在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自己的爱妻身上。 今年清明,他携宁非回到岳上京为自己的母亲扫墓,准备回山时发现宁非有了喜脉。 叶云清听说此事,忙修书让他们住进了自己的云王府,自己则留在山中处理事务。 四五个月的时候,孩子开始在宁非肚子里伸手伸脚做体操。苏希询爱上了和自己的孩子做游戏。 如果轻轻抚摸拍打宁非的肚子,小小的孩子会以为是父亲在和自己做游戏,就算原本安安静静地沉睡,也会很快醒来,动手动脚地与父亲拳来脚往。 这种游戏把宁非弄得哭笑不得,苏希询一下子像倒退了十几岁,天天一起床就搂着她央求要和孩子玩游戏。不过这倒是有一点好处,孩子白天玩够了,晚士累得一直睡觉,宁非从没有因胎动从梦里面惊醒过来。 秋去冬来,宁非如今已是八个多月的身孕。每脱下厚重的冬衣,就露出鼓鼓胀胀的腹部。苏希询每次见着都觉得心慌,生怕她一不小心把自己摔了,或者还有更玄幻的想法,这样发展下去,若是爆了该如何是好。 每到这时他都懊悔不已,为什么不做好防范措施? 宁非就笑话他,说他是患上了产前忧郁症,这本应是妇人病,现在宁非没大问题,倒轮到苏希询亲身示范了一遍。 进入腊月之后,叶云清也抛下新妻,从雁过山赶回来了。 他在皇宫内库搜刮了许多药物补品,之后便是欢天喜地地等着孩子出生。于是云王府内便出现一大奇观,要当父亲的人成天愁眉苦脸,不是父亲的人反倒欢天喜地,搞得好像正牌父亲给戴了绿帽子似的。 十月怀胎,终于到了瓜熟蒂落的时节。 苏希询陪在宁非身边,紧紧握着她的手,希望能给她熬过痛楚的力量,同时也给自己熬过痛楚的力量。 孩子出来得很顺利,但是仍耗去了母亲所有的精力,还没等给新生的孩子擦洗干净,宁非便昏昏地睡着了。 苏希询抱着孩子,在她身边坐了小半个时辰。他静静地看她的睡颜,给她拭干汗水,亲吻她的额发。突然觉得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堵在心里面,很想随便抓住哪个人也好,要给别人看一看他和她的孩子。 苏希询用小被子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孩子包得暖暖的,撇开一线房门,悄悄地走了出去。 更深夜重,叶云清还站在庭院里的银杏树下等待。 银杏叶早已落光,他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。 听到苏希询的脚步,他回过头来,笑道:“当年我把你带上山时,你还没长大,现在已经为人父了。” 苏希询说道:“我现在越来越能知道一件事情,天下之乐,莫过于与家人共度时光之乐。" 叶云清低头看着那个被埋在襁褓中的小小的还未舒展开的孩子,说道:“开春后,咱们就回山上吧。我来教你的孩子爬树打猎掏鸟窝,如果我的孩子是个女娃,就指下这门娃娃亲,如何?我倒要看看,将来是你家的孩子厉害,还是我家的孩子能当家。” 苏希询心满意足,再无他求,笑得眼睛里都雾蒙蒙的,点头道:“我不关心谁家的孩子比较厉害,你把你家的女儿让我们来养就好了,好好的孩子,可不能学成你这种邋遢样子。” 叶云清不服气,然而他的劣迹斑斑摆在眼前,根本无法反驳。

《宁非》番外.txt_免费高速下载_新浪爱问共享资料

余周周林杨番外造孩子

求 钻石公主的<虐殇>番外篇,<周浅浅出生记>,只要番外的,谢谢亲!

番外:周浅浅出生记 1. 夜,万籁俱寂,杏园的一切似乎都已沉睡,除了周进隔壁房间的侍从室,其余房间已尽数熄灯,窗外灯塔照进走廊,如同一团华丽的梦。 小红急匆匆从一个房间跑出来,轻轻敲着二楼深处的房门,口中低唤着,“太太!周先生回来了!” 门迅速打开,穿着淡粉蚕丝吊带睡裙的晓薇出现在门口,漆黑的眼睛里睡意全无,“知道了,你回去休息吧!” 小红抬手,替晓薇理了理长发,低声道,“这次一定要成功哦!” 晓薇有些羞赧,瞪一眼道,“多嘴!” 小红捂嘴偷笑,目送晓薇上了三楼,才回西楼的侍房睡觉。< 三楼周进卧室,周进已经沐浴完毕,预备睡觉。两名女侍悄无声息退出去,正要阖上房门,却见楼梯拐角处,穿着睡衣拖鞋的晓薇飘然而来,连忙恭谨地低头,“太太!” 晓薇挥挥手,径直进了周进卧室。周进从床上半坐起身,神情有几分惊讶,“这么晚了,找我有事么?” 晓薇点头,又摇摇头。慢慢蹭到床边,隔着乳白色柔软的蚕丝被,试探地将手放在他腿上。周进立刻了然,拂开她的手,不悦道,“你不看看几点了?我明天还有重要会议,总得睡一会儿吧?” 周进最近忙于分公司重组改建,作息时间极是紧张,总是忙得深夜方归,身心俱疲之下,自是色心全无,晓薇难得沾他的边。 晓薇对此状况万分理解,欲望也并非炽热到难以控制的程度。但是想要及早怀孕的迫切心情,使她像怀春少女一样,整日想着风月之事。 摘环半年后,两个人开始为怀孕做准备,周畅袱扳惶殖耗帮同爆括进几乎戒酒,晓薇也有意加强营养,避免疲劳,但是忙了两三个月后,晓薇全无动静。 周进倒没觉怎样,认为顺其自然,怀孕只是早晚的事。晓薇却有些沉不住气,她始终觉得,周进当初同意要孩子,多少受了地震的刺激。遭受重大灾难时,人往往有失常之举,即便沉稳冷静如周进,那他不也当众吻了她么? 他的宠爱能够持续多久,晓薇并无把握。万一哪天周进改变主意,随便找个借口,就能把摘下的环重新给她戴上。到那时只怕她要万分后悔此前没有全力施为了。 晓薇瞒着周进,偷偷去找医生咨询。医生建议她接受排卵监测——计算出来的排卵期,毕竟不够直观精确。 上午,晓薇做B超时被医生告知,一直观察的那个卵子已经成熟脱落,也就是说,在本月中,今晚是唯一的受孕机会,否则就要等到下个月了。 晚上下班后,晓薇心急火燎地赶回杏园,却一直等不到周进,为了保持精力,放松心情,晓薇决定先去睡觉。睡觉前吩咐小红,周进一回来就要向她报告。小红站在窗前死看死守,终于在深夜十二点多等回了周进。 晓薇监测半个多月,又盼了整个晚上,当然不能轻易放弃。周进是否有时间睡觉跟要孩子这等大事相比,自是无足轻重。她假装没有看到周进的脸色,蹬了拖鞋,灵活地跳上床,赖在他怀里不走,“那我们快一点,十分钟好不好?五分钟也行,要不就三分钟?” 周进瞪视着她,脸上的神色又是气恼又是好笑,半天才道,“你能不能矜持一点?别说我今晚没兴致,就算有兴致也让你弄没了。” 晓薇窘迫地低下头,脸上一片绯红。周进在床上历来喜欢做主宰,女人就算想诱惑他,也必须保持含蓄的风情,在这方面,他对晓薇已经非常宽容,然而仔细算来,他允许她主动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。 见晓薇不好意思,周进安慰般地拍拍她的脸颊,缓和了语气,“乖,回去睡觉吧。周末我再找你。” 晓薇一急,顾不上害羞,“不行,今天就要。” 语气略嫌生硬,周进脸色顿时沉下来,眼神变得峻厉,似乎立刻就要发火。晓薇连忙搂紧他脖颈,哀恳地说道:“周进,我做了监测,今天是排卵日,只要你给我,我们的孩子或许就在今晚孕育了!” 她仰起细瓷般光洁漂亮的小脸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浮起憧憬的光芒,“周进,你知道吗?从十八岁起,我就梦想着给你生孩子!很多次梦见一个孩子在我身体里生长,像嘟嘟一样聪明漂亮,集合了我们身上所有优点。这样的梦做了五年,总算盼到你答应!你知道我有多么着急,多么渴望,简直什么也做不下去,好象生活里全部的重心就是怀孕!” 周进俯视着她,渐渐地,脸上的恼火和讥嘲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浓浓的柔情,怜惜,还有感动。他微微侧头,吻住了她的唇,继而热烈地开启、进入。一时间,房间里春意深深。 2. 晓薇怀孕了。 她终于在自己二十三岁这年的夏末秋初,如愿以偿孕育了周进的孩子。 孕育生命的过程如此奇妙,晓薇从不曾体验过,那感觉就像太阳在地平线上冉冉升起,又好像花儿在静悄悄地开放,每天都充满希望。晓薇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和幸福里,即使是难受的早孕反应也没能夺走她的笑容。 早晨,晓薇刚刚喝口粥,就抚着胸口停在那里。周进关切地问一句,“又恶心了?” 晓薇轻轻点头,隔了会儿才继续用餐。为了腹中的小生命,她把吃饭当作任务完成。 嘟嘟坐在旁边,有些担忧地问道:“妈妈生病了吗?” 周进摸摸他的头,“没有。她只是怀孕了。” 嘟嘟今年七岁,已经能够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,不会淘气捣乱,所以获准来餐厅与父母一起用餐,他对此十分开心,话也就格外多,“爸爸,什么是怀孕?” 周进一时语塞,笑着看了眼晓薇。 “就是要生孩子了。”晓薇笑着解释,逗嘟嘟道,“你想要小弟弟还是小妹妹?” 嘟嘟认真想了想,“如果是小妹妹,像林荫荫一样漂亮吗?” 不等晓薇回答,周进已断然插话,“没有妹妹,妈妈只能生弟弟。” 说着瞟了眼晓薇,“今天不要上班了,胡医生来替你诊脉。” 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,晓薇颤声道,“我没病,为什么要诊脉?” “他是知名中医,诊断胎儿性别从未错过。”周进淡然道,“你最好怀个男孩,否则只好去做流产。” 晓薇脑中轰然一响,周进看不起女人,她早就知道,只是想不到他在生育问题上也会如此决绝。 美思当年母凭子贵,晓薇亲眼所见,内心深处自然也盼望生儿子,但是怀孕以来,对腹中的生命早就有非一般的感情,即便是女儿,又如何忍心流掉? 望着周进不容置疑的表情,晓薇知道,此刻说什么也是多余,只好顺从地低下头,脑中快速运转起来。 3. 胡医生今年五十多岁,相貌清癯,气质超逸,是周进最信任的医生之<,杏园的养生食谱尽皆出自他手。杏园他来过多次,但是近距离接触周夫人,今天还是第一次。 在女侍的引领下,胡医生穿过长长的走廊,来到二楼尽头一间会客室。

余周周林杨番外造孩子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QQ知识库【余周周林杨番外造孩子】专题包括了番外很多的小说,最好是总裁文,有孩子的。,十年一品温如言 番外 这几天又把十年翻出来看了 发现多了几个番外 最后一个番外 讲的是言家小女言颂,求小说《宁非》的番外 苏宁的幸福生活。,求 钻石公主的<虐殇>番外篇,<周浅浅出生记>,只要番外的,谢谢亲!等知识的集合,学无止境,祝你天天进步。以上内容由QQ生活网整理呈现,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!如对内容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,谢谢!

QQ生活网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Copyright www.110go.com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QQ生活网 辽ICP备15018554号-4
网站地图|